不一样的球衣号码情怀和故事

最早的球衣没有背后号码,直到1928年,在英格兰First Divsion 联赛里Chelsea vs Arsenal开始试用数字编号, 此后,这些数字渐渐演变成足球的文化,成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在岁月的长河中,总有一些非常规号码被人铭记或调侃。

本特纳33岁就退役了,被奇迹称为自信帝的他毕业生涯效力尤文图斯、阿森纳、桑德兰、伯明翰、沃尔夫斯堡等球队,斩获过2009年丹麦足球先生以及2016-17赛季挪超最佳射手等个人荣誉,但他最特别的记忆似乎是52号球衣。正式为阿森纳效力的第一赛季周薪是5万2千英镑,这也是他选择52号球衣的原因。由于他此前是身披26号,为此他自信又大方:“对于那些之前买了我26号的粉丝,如果愿意再换成52号,那费用我来出好了。”

利扎拉祖曾在拜仁效力7年,在告别后加盟了马赛,可惜这段落叶归根的情怀只维持了半年,他就遭遇了解约,最终与拜仁再续前缘加盟。只是昔日熟悉的3号战袍已经被卢西奥拥有,但他选择69号还是让人意外,对此他解释:“因为我出生于1969年,身高1.69米,体重69公斤,69,这是我他最好的名片。”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场比赛中身披69号的他踢满了96分钟。

布冯在帕尔马时期曾穿过88号球衣,但由此引发过争议:意大利的犹太人社团吃饱着没有事干,他们认为这个数字是一种纳粹符号:“8”在字母表中对应的字母是“H”,结合在一起“88”就是“HH”,意思是“希特勒万岁(Heil Hitler)”,而布冯的辩解也蛮有趣的:“我选88号,是因为这让我感觉像4个球。”但其实布冯在帕尔马出道时身穿77号战袍,2019年重回尤文时又穿了1次。

1996年欧洲杯后,葡萄牙门将拜亚从波尔图转会巴塞罗那,但只当了一个赛季的主力后就沦为替补,于是他又重新回到波尔图,葡萄牙国门选择99号有东山再起的意思,并身披这个号码参加了2003年联盟杯和2004年冠军杯决赛,最终获得冠军,拜亚也因此成为第一个身披99号征战欧洲俱乐部决赛的球员。

9月份的一场巴甲比赛中,科林蒂安与尤文图德 1 比 1 战平。这场比赛的主角是前山东泰山球员格德斯,他展示了自己的任意球功夫,但比任意球更抢眼的是他的球衣号码123。对此他解释过,自己最喜欢的球衣号码是 23 号,这是他儿子的生日。但科林蒂安的 23 号已经有了自己的主人,半路加盟的格德斯只能通过其他方式来穿着自己最喜欢的号码。

摩洛哥前锋泽罗阿里(Zerouali),绰号零。效力阿伯丁队时,泽罗阿里索性就穿起了和自己名字息息相关的0号球衣,但为了避免混乱和效仿,苏超颁布规则禁止球员穿0号,泽罗阿里就此成为了苏格兰联赛历史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0号,不幸的是,2004年泽罗阿里遭遇车祸生亡。

1997-98赛季罗纳尔多加盟国际米兰,但他却穿起了10号战袍,因为自己钟爱的9号球衣被早一年加盟的萨莫拉诺占据,但随后智利人便主动让了自己心爱的号码,自己选择了1+8,对此他的解释是:“1998年世界杯罗纳尔多度过了一个特殊的时期,决赛失利令他非常郁闷。我认为必须要做些什么来帮助他,所以决定让出自己的9号球衣。“去年,萨莫拉诺再次重复自己的观点:“罗纳尔多是历史最佳9号。”

纵观足坛历史,也有一些特殊的号码记忆,1966年世界杯,智利队的左边锋佩德罗·阿拉亚身披过1号球衣;1982年西班牙世界杯,阿根廷球员阿迪列斯就身披1号球衣出场,原因竟是阿根廷队决定在这届杯赛上以名字首字母顺序安排号码(马拉多纳除外),名字以“A”打头的他自然获得了1号。当然野猪戴维斯在职业生涯末期在巴内特打“临时工”的时候也身穿过1号球衣,配上他的眼镜和辫子,独具一格。

2005年莱曼在对阵斯洛伐克的比赛中穿起了9号球衣守门,对此他解释:“我本来想选择10号,但被克林斯曼拒绝了。”

或许青年队时曾踢过前锋的他在自我追溯时光,但他也不是第一个「胆大妄为」的门将,“花蝴蝶”坎波斯曾身披9号球衣征战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值得一提的是,作为门将的他职业生涯收获40个进球,当球队打不开局面的时候,他可以从禁区前移到锋线,你甚至很难想象他职业生涯中斩获过联赛最佳射手。

其实巴洛特利的45号,阿诺德的66号,罗纳尔多的99号都具备话题性和故事性,但也有一些看似不伦不类的例子,或者说跟球迷最初的自我认知矛盾。利物浦时期的巴罗什作为前锋穿过5号,切尔西的博拉鲁兹作为后卫穿过9号,切沃的门将卢帕特利曾穿着10号球衣守门,后卫加拉在阿森纳穿的是10号。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