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价格高企加大德国经济衰退风险

目前,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供应减少及其引发的天然气大幅涨价对德国经济复苏造成了严重影响,经济学家预计德国经济明年或将萎缩。与此同时,物价高企冲击着德国经济生产生活的方方面面。

当地时间9月12日,德国知名智库伊弗经济研究所(Ifo)发布的秋季预测报告显示,德国经济增长自今年夏季开始放缓。该研究所预计,德国经济今年将增长1.6%,但明年将萎缩0.3%。与今年6月发布的预测相比,本次预测把明年德国经济增长预期下调了4个百分点。

报告还显示,今明两年德国通货膨胀率预计将分别达到8.1%和9.3%,其中明年通胀率预期较此前预测大幅上调了6个百分点。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这些变化异常剧烈。”伊弗经济研究所经济学家蒂莫沃尔默斯霍伊泽说。

沃尔默斯霍伊泽表示,德国经济在冬季将进入衰退期。能源供应商将明显调整其电力和天然气价格,以适应高额的采购成本,特别是在2023年初。这甚至会推高2023年第一季度的通货膨胀率至约11%。因此,德国家庭的实际收入可能会急剧减少,购买力同时明显下降。预计到2024年德国经济才会恢复正常,届时德国经济增长率预计为1.8%,通货膨胀率预计为2.5%。

德国联邦统计局13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8月通货膨胀率为7.9%,再次回升至今年5月创下的1990年以来高点。德国贝塔斯曼基金会经济学家蒂斯彼得森表示,高通胀意味着消费者购买力降低,企业就会减少生产和投资。随着价格上涨和生产减少,德国经济存在滞胀风险。

为帮助德国民众和企业应对严峻的通货膨胀,德国总理朔尔茨日前宣布2月中旬以来的第三轮纾困计划,金额达650亿欧元。但不少经济学家预测,这项纾困计划可能不足以阻止德国经济陷入衰退。

路透社根据近期对经济学家的一项调查结果预测,德国经济或将从本季度开始连续三个季度萎缩。德国经济若陷入衰退,将给整个欧洲带来连锁反应。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日前公布的最新报告,经价格、季节和工作日调整后,今年7月德国工业产出环比下降0.3%。德国联邦经济和气候保护部发表声明说,德国工业第三季度开端呈现疲软态势,高能源价格持续影响工业活动,天然气供应减少以及乌克兰局势的高度不确定性令前景蒙上阴影。

德国商业银行经济学家索尔文指出,汽车行业的生产下降尤为明显,减产达4.6%。化学品等能源密集型行业也大幅减产,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9%,下降幅度明显高于制造业和整个工业平均水平。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自2月以来,德国能源密集型行业的总体产量下降6.9%。

德国一项最新调查显示,超过90%的德国中型企业把能源和原材料价格上涨视为主要威胁,这意味着作为德国经济支柱的中小型企业面临的风险正在加大。调查同时显示,近25%的受访企业考虑或正在转移部分业务,10%的企业因价格飙升已经减产甚至中断生产。巴伐利亚工业协会说,截至今年7月,这一组织的能源价格指数一年内上涨了一倍多。

睿盛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吉策尔表示,工业生产数据的下滑预示着到冬季经济可能陷入衰退,且无法保证迅速复苏。德意志银行首席执行官克里斯蒂安泽温在法兰克福举行的《商报》银行业高峰会议上发表讲话称,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被打乱,劳动力市场瓶颈以及电力短缺导致成本飙升,是欧元区通胀处于创纪录高位的主要原因。

德国商业银行正考虑削减超过10%的分行,以遏制不断飙升的能源和工资成本。知情人士称,该银行目前考虑的主要方案包括将分行数量从450家下调至400家。

与此同时,德国能源企业巨头、德国最大的俄罗斯天然气进口商尤尼珀公司首席执行官毛巴赫表示,本月该公司为替代缺失的俄罗斯天然气而导致的损失可能达到70亿欧元。今年上半年,尤尼珀公司报告亏损超过120亿欧元,是德国企业历史上最大亏损之一。

面对天然气价格高企,越来越多的德国民众打算今年冬季使用电取暖器。但德国电力部门11日警告说,用电取暖价格并不便宜,且可能导致今冬电网不堪重负。

由于担心天然气短缺危机加剧,不少德国家庭已囤积包括便携式电取暖器在内的多种电取暖设备。德国知名咨询公司捷孚凯公司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德国民众购买了约60万台电取暖器,同比增长近35%。

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局负责人克劳斯穆勒此前告诉德国《每日镜报》,德国最常见的住宅供暖方式是烧天然气,即使在天然气价格“非常高”的情况下,用电取暖器的开销仍将多于天然气采暖。另外,电取暖器使用高峰还可能导致局地停电。

与此同时,由于包含加油补贴的上一轮纾困计划8月底到期,不少德国车主为了降低用车成本,选择前往邻国加油。据德国媒体计算,相比德国每升汽油价格,波兰油价便宜50至60欧分,捷克便宜50欧分,法国便宜40至45欧分。

此外,急剧上升的能源成本也令德国部分医院面临困境。德国勃兰登堡州医院协会总经理米夏埃尔雅各布表示,能源成本急剧上升让勃兰登堡州的医院正面临越来越多的问题,甚至可能破产,预计今年各家医院的能源成本将上升45%,明年成本增幅可能达到140%。

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11日在救济活动期间表示,由于物价上涨,秋冬季德国境内更多的人将面临住房紧张的情况。“穷困人口尤其是家庭可能无法支付房租或额外开支,面临失去住房的风险。那些寻找房子的人可能更难找到合适的住房。”(记者 秦天弘 综合报道)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